乐鱼官网乐鱼app官网

新闻中心

嘟噜子


潮落,海滩上出现了很多快速移动的身影,它们是机灵好动的嘟噜子。

嘟噜子是一种生活在海里的小螃蟹,青岛很多地方都能见到,其头胸甲呈四方形,背呈青褐色,大螯粗壮。

嘟噜子生性机敏,擅长挖洞,洞内四通八达,通常都有几个出入口。将手从一个洞口伸进去,刚触碰到嘟噜子硬硬的壳,它就迅速朝其他出口跑去,捉它的人还在傻乎乎地往洞的深处掏,却不知它早已逃之夭夭了。

那些懒于挖洞的嘟噜子,干脆在石头底下或石头缝隙里安家。退潮后,掀开海滩上的石头,能看到很多嘟噜子,大的,小的,肥的,瘦的。嘟噜子反应灵敏,在掀开石头的刹那,它们已经意识到危险,迅速往外奔逃,一些聪明的嘟噜子干脆趴在原地装死。用指头戳戳它的背,不动;戳戳它的腿,不动;戳戳它的大螯,动了,狠狠夹住指头,被夹的人痛得“嗷”地一声尖叫,浑身颤抖起来。

石头底下的嘟噜子捉起来比较容易,石头缝里的捉起来有些难度。它们站在缝口处,探出头来向外查看,看到无人就跑出来溜达溜达,看到有人就机警地缩回头躲进洞里。缝隙很窄,手无法伸进去,只能借助工具。将长铁钩子伸进去,上下左右地胡乱搅动,嘟噜子被弄得昏头转向无处躲藏,又害怕被铁钩子弄伤,只能跑出来。守在洞口的人,轻轻松松就能将其捉住了。

落潮的时候可以捉嘟噜子,涨潮的时候也可以,所用方法和工具都比较简单。随手找一根树枝,在树枝的一头绑上一条细绳子,绳子上绑上嘟噜子爱吃的食物,这些食物可以就地取材。海边礁石上长着很多牡蛎,找一块石头将牡蛎壳敲碎,取出里面的肉绑到细绳上,将细绳放入海中,坐在岸边静静等待嘟噜子上钩就行了。馋嘴的嘟噜子看见肥美的牡蛎,忍不住上前,伸出大鳌夹住。岸上的人感觉到绳子在动,慢慢将绳子提上来,动作不能太快,否则会惊动嘟噜子。嘟噜子被提上岸,正纳闷呢,转头看到岸上的人才反应过来。

嘟噜子个头小,身上的肉不多,性格豪爽的海边人干脆带壳一起吃,爆炒嘟噜子就是一道不错的下酒菜。锅中倒油加入葱花爆香,倒入清洗干净剁成两半的嘟噜子,猛火翻炒至蟹壳颜色变红,加入适量盐即可出锅上桌。斟一杯白酒,小酌一口,夹一块嘟噜子入口,未咀嚼之前,口腔大面积感受到的是葱和油的香味。当舌尖触碰到裸露的蟹肉,一股淡淡的海的味道轻轻撩动着舌尖,牙齿迫不及待地将蟹壳咬碎。随着咀嚼速度的加快,口中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海的味道。

嘟噜子生于海,长于海,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海水浸润,海的味道留在了它的肉里,它的壳里,它挥舞的大螯里。吃嘟噜子的人,吃的不是它的肉,而是其深入骨髓的那股海的味道。

嘟噜子以春天的最为肥美,可炒着吃,做成酱味道更佳。用石磨将嘟噜子碾碎,或用绞肉机搅碎,按一斤嘟噜子四两盐的比例加入盐,搅拌均匀,倒入瓷坛,坛口密封,放到阴凉处静置一年。时间在密封的坛子里流淌,盐慢慢渗透进酱里,酱开始慢慢发酵。

春暖花开,嘟噜子酱在坛里已经发酵了整整一年。盖子打开的一刹那,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扑面而来。这是久经发酵的味道,是盐在食物身上产生的神奇作用。挖一小勺放入碗中,打入两个鸡蛋,放点葱花,搅拌均匀,上锅蒸熟。蒸熟后的嘟噜子酱,味道已经没有那么刺鼻了,蒸汽中散发着淡淡的鲜臭味。嘟噜子酱由生变熟,气味和味道同时发生了改变,咀嚼可以令人清晰地体会到这种变化。闻着臭的嘟噜子酱嚼起来鲜且香,鸡蛋和葱花将这种鲜香味推上了一个更高的层次。如果此刻有一块玉米饼子与之一起入口,味道更是无与伦比。一口饼子,一口酱,不知不觉,大半碗酱就不见了踪影。

食物不分贵贱,只在于好吃与否。制作成本极低的嘟噜子酱,能够让食者感受到来自海洋的最真实的味道。漫长一年的焦灼等待,在嘟噜子酱入口的那一刻,都转化成了浓浓的满足感。(薛凤)